当前位置: 理论学习

学习程永革先进事迹材料

程永革,生前为兵团第八师石河子市豫剧团党支部书记、副团长,因患肺癌医治无效去世。程永革同志去世后,兵团党委追授其“兵团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并号召兵团全体党员结合“两学一做”学习教育,认真学习程永革同志先进事迹,努力践行共产党员标准,争做“四讲四有”合格党员。根据兵团领导指示,自本期开始,我们将在《兵团“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简报》中开设特刊,集中刊登程永革同志先进事迹,以供学习借鉴,真正使全体党员学有目标,赶有方向。

他用生命来诠释艺术

在观众眼中,他是明星、艺术家;在剧团同事心中,他是好演员、好老师;在儿子心中,他是好父亲、好榜样……走上舞台,一曲《吃亏歌》,唱出共产党员的一身正气;一首《百姓歌》,诵出干群鱼水情深。他,就是石河子市豫剧团党支部书记、副团长,国家二级演员程永革。,程永革永远离开了家人、朋友、观众,离开了他热爱的戏曲舞台,匆匆走过他47年的人生。从此,人们只能在影像资料里看到他的身影。

“戏比天大”,唱好戏、演好剧是程永革一生的追求。2012年5月,由石河子市歌舞话剧团和石河子市豫剧团联合演出的大型历史话剧《兵团记忆》投入紧张的排练。程永革在剧里担纲男一号,戏份很重,而他本身是豫剧演员,出演话剧对他而言有很大挑战。豫剧表演有一些程式化的东西,而话剧表演的舞台动作更自然、更贴近生活。为了尽快适应话剧表演,程永革按照导演的要求一遍遍地练习,不懂不会的地方就向话剧演员求教,排练中他力求完美绝不敷衍。没有人知道,那时程永革深受淋巴肿大的折磨,坚强的他没有把这当回事,总是吃点消炎药就扛过去了。后来在排练中程永革总是咳嗽不断,他也只当是受了风寒。直到不久后单位组织体检,医生在他肺部发现了一个米粒大小的肿瘤占位,程永革才意识到这不是普通的炎症。

医生建议程永革尽快手术,切除肿瘤。当时,《兵团记忆》是兵团准备参赛的重点剧目,从导演、舞美师,再到灯光师都是从北京请来的,他们只能在石河子待一个月。作为主演之一的程永革如果临阵换将,这部话剧就极有可能搁浅。“不行,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而耽误大事。”程永革把医生开的住院手术单悄悄藏起,全身心地投入到紧张的排练当中。

程永革的妻子朱卫华说“永革也是非常积极治疗的,但是《兵团记忆》开始排练了,对他来说,戏比天大,他不会同意为了自己耽误所有人的工作。如果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兵团记忆》不能达到最佳效果,他心里会更难受。因为戏是他的命”。后来,《兵团记忆》大获成功,程永革和同事们用精湛的演技、动情的表演,共同向观众们展示了伟大的兵团精神。从排练到公演再到录像完毕,已是程永革发现病情半年之后。

日,程永革被切掉了一片肺叶,由于癌细胞已经转移到淋巴,他还被摘除了七个淋巴,随后又开始了痛苦的化疗。身心的折磨,程永革默默承受着,但从未放下手头的工作。化疗期间,程永革得知兵团纪念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召开三周年文艺演出要在乌鲁木齐举行,《兵团记忆》要在乌鲁木齐演出,他毫不犹豫再次登台,尽管身体非常虚弱,但他依旧出色地完成了演出任务。

当时永革是手术后的四个月,两场戏下来,他的脸色煞白,身上的棉衣被汗水浸透能拧出水来;第三场下来,他有点力不从心地靠在一面墙上,尽量不让自己倒下,演出完他几乎瘫倒在舞台上,到谢幕的时候,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幸亏被一个演员及时扶住,从乌鲁木齐回到石河子后,他再一次住进医院放疗化疗。程永革在工作日志中写到:“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只想着救戏如救火,好不容易把戏排出来,关键时刻哪能撂挑子。演员就是死也要死在舞台上,这是作为一个演员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2014年,《兵团记忆》走上首都舞台,7场演出引起观众热烈反响。他见证了《兵团记忆》在首都的辉煌,《兵团记忆》见证了他为艺术所做的奉献与牺牲。